忘了我这个爬墙的人渣吧

别关注。写文向来随心所欲。常换名换头像。

嗨,大家好啊。
今天呢,我要给大家分享一个百年难得一见的奇葩。

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——
在一个风和日丽的傍晚,我吃着汉堡美滋滋,却看到朋友生气了,好心一问,她给我发了她生气的缘由。
是一篇安利文章,安利的是我和我朋友都很喜欢的在国内很冷门的Voltron,于是我点进去看了一眼。

——好家伙,作者上了第一句就是“我想为大家推荐一部热血萝卜基番美漫。”

实不相瞒,因为这点我之前还和别人吵过,Voltron的「官方」明确声明过「不会搞基」,然而还是有人把一对对腐向CP推上官配的高度。

我冷笑一声表达了我的不屑,但还是继续看了几眼。

安利自然会有人物介绍,让我看看…恩??

温柔年长的队长是保姆担...

大概是关于侦探伽利略一个片段的小衍生。
看到的时候就在想,为什么汤川会记得这么清楚,草薙对他而言到底代表着什么。
…当然也有可能只是他记忆力好。
汤草向。
在我看来,他们之间无论是什么情感,爱情也罢友谊也罢,都极其美好。

撸起一小节袖子,汤川学看了眼表——十月十号十八点三十四分。
没迟到,稍微松了口气,汤川抬眸瞥了眼红灯,在十字路口驻足,旋即垂下眼睑,趁机整理了番多了些褶皱的袖口。虽说他并非很在意这次宴会,但既然人都来了,好歹要保持一个良好的形象。
抚平了衣料,汤川望向街对面的餐厅,门口站着几位穿着黑礼服的男子,或许是负责迎接接待嘉宾的人。逐一扫过那几人的面孔,倒是有一两位认识的同学,最后、汤川的目光停...

跟风啦,可点圈子和角色,CP和梗的话、如果我不雷的话会写。

【吸血鬼?】kallura

毫无逻辑。瞎写的。
总的来说是,Keith把阿尔提亚人的这种特性当成单纯的吸血,但这其实是补魔滴,还有唾液催情的设定滴。

Keith轻叩Allura房间的门。
在拯救Balmera时,Allura耗费了大量的精力,Keith没法不去敬佩担心她,索性提前结束了训练,绕道来看望一下他们的女英雄。
房内一小阵慌乱的声音,似乎还有杯子或什么东西落地的声音,过了好一会门才打开,有些狼狈的公主仍穿着睡裙,胸前一片水渍,脸上甚至有些潮红,气息不稳小口喘着气问道。
“…Keith、有什么事么?”
“呃——”Keith的目光当然是落在了公主胸口的水渍上,但随即意识到了自己的不礼貌,连忙移开了视线——“你看上去需要帮忙。...

【红茶齐格】“我爱你”“再说一遍”

梗是据说在日本很流行的游戏。
一方说“我爱你”,然后另一方回答“再来一遍”,就这么一直重复,谁先害羞地笑了的话谁就输了。
这个游戏可以加深情侣之间的感情,可以让喜欢的感情向爱的方面发展。

齐格飞仍是很严肃地望着Emiya,后者则带着点恶趣味地微笑,虽然只是个很普通的游戏,但一遍遍“调戏”齐格飞似乎也不错,超难得的机会。
齐格飞信誓旦旦地开口:“我爱你。”
老实的剑兵一定会先败下阵来吧,Emiya想着,不动声色地说道:“再说一遍。”
“我爱你。”
“再说一遍。”
“我爱你。”
………
或许是看破了Emiya的恶趣味,齐格飞竟一直保持着正经,脸不红心不跳地望着Emiya,不断重复着那句话——直到后者都有些不好意思...

【酒吞咕哒♀】致我唯一的五星

瞎写的段子,ooc有。
入坑两个月却仅有一张五星的非酋就是我了。
爱酒吞一辈子。
顺便,一直觉得咕哒能加上一点宅元素,中二也是可以的,如果设定是突然被召到迦勒底的中学生。

“酒吞真好啊——”
感受着英灵抚着自己额头微凉的触感,世界最后的救世主儿童般懒散地说着,“我可就全指望着你了——”
“阿拉阿拉,这可真是谬赞呢,妾身只是一介酒鬼而已,老板这样偏心就不怕其他英灵们吃醋么…还是说,对谁都是这样说的?”
“可是五星只有你一个啊——”藤丸立香用更大的声音抱怨道,似有委屈的情绪,“明明都是活动up,为什么妈妈就不肯出来——疼!”
抱怨止于突如其来的爆栗,酒吞童子食指弯曲指节敲击着女孩的额头,“在我面前谈论那个女人...

一个关于声音的小故事[声优梗][齐格飞Emiya][攻受无差]

Emiya很不爽。
从他的半神游状态和那剁得比御主的良心还小的肉末就能看出,不过鉴于那条“生活九级残废不准进入厨房”的不成文的规则,一时半会也没有人敢进来阻止他揉虐可怜的肉块。

缘由倒也简单,前些日子御主召唤了齐格飞,声音该死的和他几乎一模一样。
在高大的Saber自报真身后,众人先是沉默了两三秒,齐格飞自然是觉得不好意思,犹豫着询问。
“Master…?我说错什么了么?”
回答他的是一阵爆笑,库丘林甚至一边指着Saber一边放肆地拍着Emiya的后背,笑个不停。
Emiya是完全看不下去了,抬手便给枪兵一个肘击,Saber一副近似惘然的神情,这群人却只记得笑。
“安静,没什么好笑的。”
众人收敛了些,擦...

不知道是哪误传的高考题……反正我写了。
真题等会再说吧。
纠结写速激还是蝙蝠车。

天亮了,在第一缕晨光从窗帘的间隙里钻进房间时,Bruce便因生物钟而睁开了眼。
久违的安眠,他眯起眼睛望着天花板想道。随后,偏头看向身边的人。Hal Jordan。
仍记得昨晚翻//云//覆//雨时,Hal将汗淋淋的额头抵在他胸口,喘//息着低语。
“我们这算…在一起了…吧…”
Bruce没话说,大力冲撞几次,Hal尖叫着射//出//来,昏昏沉沉很快就睡过去了。
我们在一起了吗?
望着Hal的睡颜,Bruce抬手撩起他眼前的一缕棕发。
不知怎么的,Bruce突然想起了Jason,曾经的罗宾用枪指着他,带着点哭腔沙哑地嘶吼。
“治疗...

【私设有】红灯Jay

Jason复活了并且戴上了红色灯戒兴致勃勃地来找Bruce复仇。

蝙蝠侠是这座城市上的“游魂”,人们或恐惧或敬畏,鲜少有人敢贸然攻击他。
但,凡事总有例外。
绳索被切断,不掉下去已经是万幸了。Batman单手抓住房檐,回头瞥了一眼凶器——一半没入墙壁的红色物体,显而易见的是,它被可疑制成了蝙蝠镖的形状。
翻身跃上楼顶,Batman一眼便望见了凶手。与绿灯相仿,除了一身的红、一缕白发,以及毫不掩饰的敌意。
“Red Lantern.”
Batman低语,对方轻蔑地冷哼一声,抬手对准黑夜骑士,戒指射出红色光线,Batman堪堪躲过,在翻滚的过程中扔出几枚微型炸弹,却皆被红色的蝙蝠镖击中。
“Who are...

火蜘蛛[炎热和躁动]

该死的空调。
Peter灌着可乐,咔嚓咔嚓地把滑进嘴里的冰块咬碎咽下去,也不顾会不会冻到牙。
在这个天气下,就算是一口气喝几大杯的可乐也没有什么效果,Peter一把抹掉额头的汗,粗喘一声倒在沙发上,哼唧着不想再动一下了。
真棒啊,“Peter好运”。
“看看我在沙发上发现了什么,一只快热死了的小虫子?”
熟悉轻快的语调,Peter懒散地一动不动拖长声音回答。
“蜘蛛是——”
“节肢动物,你都说了多少次了,”Johnny略俯下身子揉了把Peter的头发,“但你是人不是蜘蛛。”
“起来,别闷死了。”后背被不轻不重地拍了一巴掌,Peter不情愿地扭动了几下,最终还是被拉着拖着坐起来了。
“这就是你对待帮你巡逻的人的态...

1 / 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