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llurrrrrrrra

别关注。写文向来随心所欲。常換名換頭像。

【吸血鬼?】kallura

毫无逻辑。瞎写的。
总的来说是,Keith把阿尔提亚人的这种特性当成单纯的吸血,但这其实是补魔滴,还有唾液催情的设定滴。

Keith轻叩Allura房间的门。
在拯救Balmera时,Allura耗费了大量的精力,Keith没法不去敬佩担心她,索性提前结束了训练,绕道来看望一下他们的女英雄。
房内一小阵慌乱的声音,似乎还有杯子或什么东西落地的声音,过了好一会门才打开,有些狼狈的公主仍穿着睡裙,胸前一片水渍,脸上甚至有些潮红,气息不稳小口喘着气问道。
“…Keith、有什么事么?”
“呃——”Keith的目光当然是落在了公主胸口的水渍上,但随即意识到了自己的不礼貌,连忙移开了视线——“你看上去需要帮忙。...

【红茶齐格】“我爱你”“再说一遍”

梗是据说在日本很流行的游戏。
一方说“我爱你”,然后另一方回答“再来一遍”,就这么一直重复,谁先害羞地笑了的话谁就输了。
这个游戏可以加深情侣之间的感情,可以让喜欢的感情向爱的方面发展。

齐格飞仍是很严肃地望着Emiya,后者则带着点恶趣味地微笑,虽然只是个很普通的游戏,但一遍遍“调戏”齐格飞似乎也不错,超难得的机会。
齐格飞信誓旦旦地开口:“我爱你。”
老实的剑兵一定会先败下阵来吧,Emiya想着,不动声色地说道:“再说一遍。”
“我爱你。”
“再说一遍。”
“我爱你。”
………
或许是看破了Emiya的恶趣味,齐格飞竟一直保持着正经,脸不红心不跳地望着Emiya,不断重复着那句话——直到后者都有些不好意思...

【酒吞咕哒♀】致我唯一的五星

瞎写的段子,ooc有。
入坑两个月却仅有一张五星的非酋就是我了。
爱酒吞一辈子。
顺便,一直觉得咕哒能加上一点宅元素,中二也是可以的,如果设定是突然被召到迦勒底的中学生。

“酒吞真好啊——”
感受着英灵抚着自己额头微凉的触感,世界最后的救世主儿童般懒散地说着,“我可就全指望着你了——”
“阿拉阿拉,这可真是谬赞呢,妾身只是一介酒鬼而已,老板这样偏心就不怕其他英灵们吃醋么…还是说,对谁都是这样说的?”
“可是五星只有你一个啊——”藤丸立香用更大的声音抱怨道,似有委屈的情绪,“明明都是活动up,为什么妈妈就不肯出来——疼!”
抱怨止于突如其来的爆栗,酒吞童子食指弯曲指节敲击着女孩的额头,“在我面前谈论那个女人...

一个关于声音的小故事[声优梗][齐格飞Emiya][攻受无差]

Emiya很不爽。
从他的半神游状态和那剁得比御主的良心还小的肉末就能看出,不过鉴于那条“生活九级残废不准进入厨房”的不成文的规则,一时半会也没有人敢进来阻止他揉虐可怜的肉块。

缘由倒也简单,前些日子御主召唤了齐格飞,声音该死的和他几乎一模一样。
在高大的Saber自报真身后,众人先是沉默了两三秒,齐格飞自然是觉得不好意思,犹豫着询问。
“Master…?我说错什么了么?”
回答他的是一阵爆笑,库丘林甚至一边指着Saber一边放肆地拍着Emiya的后背,笑个不停。
Emiya是完全看不下去了,抬手便给枪兵一个肘击,Saber一副近似惘然的神情,这群人却只记得笑。
“安静,没什么好笑的。”
众人收敛了些,擦...

不知道是哪误传的高考题……反正我写了。
真题等会再说吧。
纠结写速激还是蝙蝠车。

天亮了,在第一缕晨光从窗帘的间隙里钻进房间时,Bruce便因生物钟而睁开了眼。
久违的安眠,他眯起眼睛望着天花板想道。随后,偏头看向身边的人。Hal Jordan。
仍记得昨晚翻//云//覆//雨时,Hal将汗淋淋的额头抵在他胸口,喘//息着低语。
“我们这算…在一起了…吧…”
Bruce没话说,大力冲撞几次,Hal尖叫着射//出//来,昏昏沉沉很快就睡过去了。
我们在一起了吗?
望着Hal的睡颜,Bruce抬手撩起他眼前的一缕棕发。
不知怎么的,Bruce突然想起了Jason,曾经的罗宾用枪指着他,带着点哭腔沙哑地嘶吼。
“治疗...

【私设有】红灯Jay

Jason复活了并且戴上了红色灯戒兴致勃勃地来找Bruce复仇。

蝙蝠侠是这座城市上的“游魂”,人们或恐惧或敬畏,鲜少有人敢贸然攻击他。
但,凡事总有例外。
绳索被切断,不掉下去已经是万幸了。Batman单手抓住房檐,回头瞥了一眼凶器——一半没入墙壁的红色物体,显而易见的是,它被可疑制成了蝙蝠镖的形状。
翻身跃上楼顶,Batman一眼便望见了凶手。与绿灯相仿,除了一身的红、一缕白发,以及毫不掩饰的敌意。
“Red Lantern.”
Batman低语,对方轻蔑地冷哼一声,抬手对准黑夜骑士,戒指射出红色光线,Batman堪堪躲过,在翻滚的过程中扔出几枚微型炸弹,却皆被红色的蝙蝠镖击中。
“Who are...

火蜘蛛[炎热和躁动]

该死的空调。
Peter灌着可乐,咔嚓咔嚓地把滑进嘴里的冰块咬碎咽下去,也不顾会不会冻到牙。
在这个天气下,就算是一口气喝几大杯的可乐也没有什么效果,Peter一把抹掉额头的汗,粗喘一声倒在沙发上,哼唧着不想再动一下了。
真棒啊,“Peter好运”。
“看看我在沙发上发现了什么,一只快热死了的小虫子?”
熟悉轻快的语调,Peter懒散地一动不动拖长声音回答。
“蜘蛛是——”
“节肢动物,你都说了多少次了,”Johnny略俯下身子揉了把Peter的头发,“但你是人不是蜘蛛。”
“起来,别闷死了。”后背被不轻不重地拍了一巴掌,Peter不情愿地扭动了几下,最终还是被拉着拖着坐起来了。
“这就是你对待帮你巡逻的人的态...

性转[cp向有点迷]

#因为并不知道他们/她们性转后的名字,所以还是按原名_(:3
#大概是MJPP/GewenPeter,和一点FP?

“哦Peter——”金发女孩一步步靠近躲躲闪闪的女孩,“如果不想我扒了你的衣服就快些主动些进柜子里去。”
Peter不断后退,直到撞上柜子,左望望右望望,只有几位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女生们,并没有人会救她,大眼睛开始有点雾蒙蒙的。
“我,我希望我们能做朋友…”最后的一点挣扎断在Flash打开柜子门并把她推进去的动作。
“午饭时我会过来的,准备好你的的钱。”
Flash恶趣味地笑笑,锁上柜子,拍了拍手准备离开,左手却突然被黑色手铐拷住,来人还往左用力一拉,Flash一个踉跄差点摔倒。...

摩托车[火蜘蛛]

“酷!”Peter睁大了眼睛看着摩托,全新的黑白车身,银白的部分反光耀眼,神圣不可侵犯,而纯黑却给人狂野霸气之感,搭配在一起炫酷凶狠。
“雅马哈R1。”Johnny装出早八百年就见过这玩意的神情,笑看着Peter兴奋的模样,“超帅,而且超性感。”
“比起其他型号,车头更尖更破风更有野心,还有红色发光二极管。”看似轻描淡写地背出销售员的介绍,“消声器末端和隔热板经过重新设计,这大大减小了噪音。”
现在的Johnny一边装作不在意一边尽力地夸赞车子,挺符合青少年的行为。
兴奋之中的Peter没有在意这些,俯身伸手触摸机身,摸上去自然是光滑无比,忍不住发出小声的惊呼赞叹。
或许是在天上荡久了,Peter不自觉...

不合[猩红蜘蛛x刺客蜘蛛][攻受无差]

凯恩就像愤怒仇恨,不知疲倦地从一个敌人跃向另一个敌人,鲜血涂满了螯刺。
敌人如同蝼蚁般倒下,凯恩毫不迟疑地收手、转身,冲向另一个敌人。
然而额头突然感到灼伤的痛楚,面罩被划破一个裂口,血珠轻而易举地蹦出。
若是凯恩再快上一步,这颗子弹就可以获得在他的脑袋里的永久居住权了。
一个骤停,凯恩转向罪魁祸首,却看见了勉强称得上是同伙、兄弟的家伙。
“刺客蜘蛛,你他妈的在干什么?”
“攻击。”彼得冷冷地说,“你冲太快了。”
“谁知道你能发射子弹?”
凯恩吼道,穿越到其他维度已经够让他烦躁的了,而这边的彼得又不那么开朗,现在还误伤了他。
“谁知道你没有蜘蛛感应?”平淡地回复。
“你他妈——”
愈恼怒愈无情,凯恩很快就干掉了一帮...

1 / 2

© Allurrrrrrrra | Powered by LOFTER